今天是:
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在线访谈

淮北市环保局2018年1月5日政风行风面对面

发布日期:2018-01-15 点击次数:

201815市环保局政风行风面对面

上线时间:201815日上午730-800

上线地点:市广电中心A2楼新闻广播直播间

参加人员:李长立(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马明超(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

    张心红(濉溪县环保局副局长)

      舜(市环境应急中心主任)

主题:

《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解读

    问题:

主持人:20171218,中办和国办印发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下称《方案》),明确自201811日起在全国施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是我国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建设的重要内容,同时也是通过货币化的形式实现环境外部性“内部化”的重要探索。那么请问李局长:《方案》的主要内容有哪些?

李局长:《方案》提出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总体要求,即通过在全国范围内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进一步明确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范围、责任主体、索赔主体、损害赔偿解决途径等,形成相应的鉴定评估管理和技术体系、资金保障和运行机制,逐步建立生态环境损害的修复和赔偿制度,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方案》提出了总体目标,自201811日起,在全国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到2020年,力争在全国范围内初步构建责任明确、途径畅通、技术规范、保障有力、赔偿到位、修复有效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

《方案》提到,生态环境损害无法修复的,实施货币赔偿,用于替代修复。赔偿义务人因同一生态环境损害行为需承担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的,不影响其依法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

《方案》还提到,生态环境损害发生后,赔偿权利人组织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调查、鉴定评估、修复方案编制等工作,主动与赔偿义务人磋商。磋商未达成一致,赔偿权利人可依法提起诉讼。

《方案》还明确了适用范围:《方案》所称生态环境损害,是指因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造成大气、地表水、地下水、土壤、森林等环境要素和植物、动物、微生物等生物要素的不利改变,以及上述要素构成的生态系统功能退化。

以下3种情形可以按《方案》要求依法追究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

1.发生较大及以上突发环境事件的;

2.在国家和省级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划定的重点生态功能区、禁止开发区发生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事件的;

3.发生其他严重影响生态环境后果的。各地区应根据实际情况,综合考虑造成的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程度以及社会影响等因素,明确具体情形。

以下2种情形不适用《方案》:

1.涉及人身伤害、个人和集体财产损失要求赔偿的,适用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

2.涉及海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适用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及相关规定。

主持人:为什么要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

李局长:在全国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目的首先就是实现损害担责的需要。环境保护法确立了损害担责的原则。建立健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由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责任者承担赔偿责任,修复受损生态环境,有助于破解“企业污染、群众受害、政府买单”的困局。

这一改革也是弥补制度缺失的需要。在我国,国家所有的财产即国有财产,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但是在矿藏、水流、城市土地、国家所有的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受到损害后,现有制度中缺乏具体索赔主体的规定。

同时,通过实施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修复受损的生态环境,保护和改善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环境。

目前,建立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立法条件尚不成熟,在部分地区开展试点后,需要进一步在全国范围内试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为立法积累经验。

主持人:生态环境受到了损害,谁有赔偿义务?谁有索赔权利?

李局长:方案规定,违反法律法规,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单位或个人,应当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做到应赔尽赔。

在赔偿权利人方面,2015年印发的试点方案规定,赔偿权利人是省级政府。此次印发的方案则将赔偿权利人由省级政府扩大至市地级政府。

实践中,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主要发生在市地级层面,市地级政府在配备法制和执法人员、建立健全环境损害鉴定机构、办理案件的专业化程度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基础,能够在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工作中发挥积极作用。为了提高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工作的效率,有必要对赔偿权利人进行扩大。

方案规定,省级、市地级政府可指定相关部门或机构负责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具体工作。如贵州省政府可以委托贵州省环保厅来进行索赔工作。

方案同时规定,跨省域的生态环境损害,由生态环境损害地的相关省级政府协商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工作。

主持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如何落实?

李局长:在试点方案的基础上,此次印发的方案明确“磋商前置”,即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磋商是诉讼的前置条件。

赔偿权利人与赔偿义务人经过磋商,达成赔偿协议。这份经过磋商达成的赔偿协议,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经司法确认后,如果赔偿义务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的,赔偿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这将赋予赔偿协议强制执行效力,促进赔偿协议落地。

方案也明确,对于磋商未达成一致的,赔偿权利人应当及时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

在加强技术保障方面,环保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强化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技术体系建设,推进环境损害鉴定评估规范管理。

同时,环保部将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等相关部门,推进解决各地在改革试行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

主持人:与原试点方案相比新《方案具有哪些亮点?

李局长:首先是全面开启了改革工作。旧方案主要目的是为吉林、江苏、山东、湖南、重庆、贵州、云南等省市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改革试点工作提供指引,并通过试点工作对方案进行检验,为全面推行改革做准备。与旧方案相比,新方案名称去掉了“试点”两字,虽然改动较小,但是意义重大,表明国家将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此项改革。就内容而言,新方案在延续了旧方案总体思路的基础上,结合试点情况,并立足我国实际,完善了相关条款,形成了规范全国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改革工作的制度框架。

其次是进行了前瞻性制度设计。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设计和组织领导,设立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自然生态监管机构,完善生态环境管理制度,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统一行使所有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修复职责,统一行使监管城乡各类污染排放和行政执法职责。这一新机构的出现,在生态环境保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其将代表国家行使自然资源所有者职责。目前,虽然国家级管理机构尚未建立,但是一些地方已经设立或即将设立此机构。为此,新方案就权利主体事项进行了前瞻性的制度设计,在延续旧方案相关规定的同时增加了新的内容,即“在健全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区,受委托的省级政府可指定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的部门负责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具体工作”。同时,明确“国家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部门要明确任务、细化责任”。

第三是拓宽了赔偿权利人范围。当出现生态环境损害事件,权利人主要代表国家行使索赔权,对于环境损害追责和生态环境修复起着重要保障作用。依据旧方案,赔偿权利人为经国务院授权的省级政府,主要是七个试点省市。新方案则拓宽了赔偿权利人范围:一是将权利人从七个试点省市拓宽到所有的省级政府;二是将市地级政府作为本行政区域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权利人。由此,省及地市层级的政府及其指定的部门都有提起诉讼的权利。值得注意的是,将权利主体拓宽至地市级政府,赋予其新的职权,将有助于推动落实地方政府党政领导生态环保责任制,给予地方政府工作“抓手”,调动其参与此项工作的积极性。与此同时,由熟悉当地生态环境状况的地方政府作为权利人,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拓宽赔偿权利人范围的同时,新方案也明确了两级政府的管辖权,即省级政府主要负责跨市地的生态环境损害案件,其他案件由省级政府根据实际情况确定。

第四是完善了案件解决方式。生态损害案件往往较为复杂,若能磋商结案,可以提高效率,及时启动生态修复工作。对于此类复杂的生态损害案件,若直接提起诉讼,程序较为繁琐,不仅耗费时间,而且需要投入巨额取证、检测、鉴定等费用,也会消耗大量司法资源,生态修复工作很难及时启动。按照旧方案,赔偿权利人索赔路径有两种,既可以与赔偿义务人进行磋商,也可以直接提起诉讼。与之相比,新方案充分发挥非诉讼解决方式的作用,将磋商作为前置条件,只有经磋商未能解决的案件,赔偿权利人才可以提起诉讼。

皖公网安备 34060002010056号